原创跟谁学宁波01-11 06:16

?????????点击免费订阅 点击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

中国的政商领袖,99%都在每天阅读(duihua888)!


“天下熙熙,皆为利来;天下攘攘,皆为利往。”

商界波谲云诡,资本残酷无情。创业悍将们,尤其是企业创始人的“出局”更是屡见不鲜。然而,除却感慨与无奈,也许,更值得我们体悟和致敬的是——不屈的创业精神以及坦诚的自省。


所有的结束都是为了更好地开始

人生最重要的是归零


优酷古永锵:

大家不能理解但我理解,时间会代表一切

随着视频行业最后的赢家古永锵的离场,一个时代就这样结束了。

昨日(10月31日),阿里巴巴集团CEO张勇发邮件,宣布优酷土豆CEO古永锵不再担任优酷土豆董事长兼CEO职务。而古永锵本人在邮件中表示,他将致力于生态投资,负责筹建大文娱产业基金。

 

“以王微开头,以古永锵结束,视频创业时代画上句号。”“九连环”在36氪(微信ID:wow36kr)上发表文章这样表述道:

2005年,王微创立土豆,随后优酷、56网、六间房等公司相继创立,那时视频平台还是一件依靠好的idea和一支充满狼性的团队就可以做成的事。就算是2009年播放牌照的限制,央视旗下CNTV、浙江广电旗下新蓝网、东方宽频旗下的上海网络电视台等“国家队”的入场也没有打消这个行业的创新活力。 

 

但当这个行业发展到比拼资本的时候,就是创业者谢幕出局,资本家和职业经理人登场的时候。2012年优酷并购土豆,王微的出局已经预示了这一点,只是当初古永锵是春风得意的那一个。 

 

那么,今日的古永锵如何“诠释”自己的离场?他这样说道:

“2005年的11月1日,是合一创业梦想的起点,在这十一年间,很有幸和大家这样专业、专注的优秀团队,践行了分享快乐智慧和感动的使命,分享了行业的发展和成长,成就了自己和更多生态中的合作伙伴。这期间最高兴的,是和喜欢的人做喜欢的事儿,而做为战友,合适的时候做合适的事情也很重要。”

 

“硅谷对这种变化始终是点赞的,应该这么做。

“国内越是懂行的人越会觉得这个东西很好。不要说外国,只要是对文化产业特别熟的人,包括跟我们特别熟的这些人,他们会表示这个我很赞成,这个也是一个创业的氛围,一个创投发展历程里面的历史时刻。”

 

现在我觉得还是在路上,现在的评论也很正常,我们也清楚我们在干什么。因而且我觉得我很放心,我很开心,所以大家不能理解但是我能理解,时间会代表一切。

 

Uber柳甄:

可惜了那些不抬头看星的人,错过了多少诗酒年华


8月初,滴滴和Uber的“跨国恋”坐实,两个月后,Uber中国高级副总裁柳甄宣布离职。接着,这个顶着深厚家族背景(柳传志的侄女)和耀眼履历的“大女人”转战今日头条。

 

为了优步创始人一句“我们要创造历史”就辞职加入优步、在滴滴优步谈合并时她被屏蔽在外、在合并宣布那几天哭了好几次——种种细节勾画出她的“离场”——


可惜了那些不抬头看星的人,错过了多少诗酒年华。


以下为柳甄在朋友圈里谈Uber经历的原文:

给所有关心我和关注我的人,

我是2015年4月底加入优步中国的,从开始谈到决定加入,只有短短20多天,我就告别了九年多的律师生涯,坦率的说,我没有得到太多的祝福,是的,这是个有争议的选择,创业本身,这个行业,包括我的家庭——对我而言,决策的时间短,反而因为这只能是个感性的决定。

 

充满了不确定性,生存和竞争的残酷,让每一个加入的人,都因此而生机勃勃,战场上的人,往往是最简单的,最激情的,最团结的。合并后,总有人找我来推荐人,我想优步中国的很多人就像特种兵,需要有特别准确的定位,才能有他们超常发挥的空间。

 

在我做律师的阶段,其实做过很多项目,融资,并购,我还亲历过董事会上把创始人赶走的情景,一周多的快速交易,以至于这次,我也多次告诉自己,要在一个律师的“MODE” 里面。

 

但看到刚下飞机的Travis满脸憔悴,亲口告诉我,我们才是BUILDER, 他只是董事会成员而已时,我告诉他,他远远不只是个董事,就像我,不是,也无法胜任在过程中作为一个“outside counsel”。

 

一同经历过的人,不一定非变成朋友,但确实是最感同身受的战友,合并前后,我看到的,是一群学习和适应能力极强的年轻人。

 

现在,他们中有的人带领优步这个品牌在变化中坚守,有的人继续在互联网行业延续他们的梦想,命运把五湖四海不同背景的人编织在一起,

 

在UBER CHINA 的熔炉里历练后,打着烙印的我们将会在新的疆域里再续征途。

感谢Travis, 他对于我的信任和信念,确实是我一直能够面临所有挑战和危机的最大能量源泉;

 

感谢我的家庭,他们的包容和支持,是我能够无后顾之忧的支柱;

祝福所有UBER的人,因为你们,才有UBER CHINA两年的辉煌岁月, 我为曾经和你们一起并肩经历过起起伏伏感到深深的幸运,骄傲和自豪!

 

合并是插曲,不是结局,衷心期待滴滴出行演绎更壮丽辉煌的乐章!

不久前,去了趟雪山,有一句话不断涌现我的脑海:可惜了那些不抬头看星的人,错过了多少诗酒年华。

 

送给所有看星,摘星,追星的人 –

你们的故事,远远还没有结束!

柳 甄 

 2016年9月30日  

开心网程炳皓:

胜也罢,败也罢,就是不要同他讲和



2016年7月,开心网创始人程炳皓宣布离职,此后,开心网十亿“卖身”的消息开始传出。至此,全民“偷菜”时代正式终结。

 

“回想这当中许多年,自己犹如孤身站在一处悬崖上,前后左右天上地下均无出路,只能心中默念蒋百里先生为另一场八年抗争写下的名言‘胜也罢,败也罢,就是不要同他讲和!’”


离职后的程炳皓发表6000字公开信,深度反思开心网在八年时间犯下的错误以及错失的机会。在结尾,他这样感慨自己的创业历程。

 

1、个人局限:本性情商很低

我创业前没有全面统管过一条业务线,主要从事产品和技术管理工作,对于销售、市场、投融资、公司战略、公司治理、财务、法律,没有实际经验,有媒体评论说我“不够商务”。

 

没有重点管理过非产品技术类人员,比如销售、市场、业务拓展,这些人员的管理与技术人员完全不同,对我来讲有一个学习过程。

 

我喜欢给自己设定过高的目标。没有困难创造困难也要上。

典型的工程师完美主义者天性,对于不熟悉的领域,条件不确定的事情偏保守。

 

我本性情商很低,也不喜欢合作,更喜欢完全掌控地完成一件事,不喜欢谈判,不喜欢参加各种会议,也许我是轻度的“社交恐惧症”患者。

 

2、两大败因

开心网从2010年就开始用户活跃度下滑,最后转型成为一家手机游戏公司,不再是一家平台公司。而至于最终导致如此结局的原因,他认为既不是假开心网、也不是微博微信的竞争,而在于两者,一是偷菜停车,也有生命周期;二是熟人社交不是刚需,无法成为支撑一个产品的最大支柱

 

3、成功者的错误心态:上帝之选

做为成功者,我们总是愿意相信自己一定会成功,而友商,一定会失败。我们不愿意真正相信自己的成功其实无比脆弱,随时有可能失败。但是诺基亚从极盛到售出只有不到5年时间,市场、政府、以及我们自身,都随时可能发生我们根本无法预测的变化。

 

说白了,我们在情势好的时候,弥漫着骄傲情绪,情势差的时候,又迅速转成抓狂情绪。

 

4、成功者的错误方法:路径依赖

成功者的错误逻辑:因为我是……所以做……我们就要……

这貌似和亚里士多德三段论一样完美。

我们做了很多新产品,都不脱离“社交”,甚至很多都是“熟人社交”。


其实,身处这个剧变的时代,每隔2-3年一小变,每隔3-5年infrastructure 就全变了,自己之前成功与否,自己是沿着什么路径做的,以及自己打下的那一亩三分地,相比外界,就变得不重要。

 

5、成功者的错误心态:一定要超越自己。

一家从高峰开始下滑的公司,背了一个巨大的包袱,过去的成功,可能转化为负资产。一方面,每天都是用户活跃度下滑,每天都有挫败感,士气低落,另一方面,又容易产生“你们看我再憋个大招”这种心态,失去了平常心。所以,一家曾经成功又走下坡的公司,要再起飞,非常的难。有一段时间,我们的一位友商,经常在市场上散布“从来没有起来又下去的公司,再起来过,所以,开心网肯定完蛋了”,说得是有道理的。


延伸阅读:

那些年“被出局”的CEO们
1、58赶集集团成立,赶集网CEO杨浩涌出局

2015年4月17日,58同城和赶集网宣布合并,成立58赶集集团。58同城董事长、CEO姚劲波和赶集网董事长、CEO杨浩涌出任新公司联席董事长和联席CEO。同年11月,58赶集集团宣布将内部孵化的瓜子二手车直卖网分拆独立,由杨浩涌出任董事长及CEO。同时,杨浩涌辞去了58赶集集团联席CEO职务,继续担任58赶集集团联席董事长。

2、滴滴快的合并,快的创始人吕传伟淡出舞台

2015年2月14日,滴滴打车和快的打车宣布以100%换股的方式正式合并。合并后,新公司将实施Co-CEO制度,滴滴打车CEO程维、快的打车CEO吕传伟同时担任CEO。两家公司在人员架构上保持不变,业务继续平行发展,并将保留各自的品牌和业务独立性。但合并至今,滴滴占据主导地位,快的渐渐退出历史舞台。

3、阿里收购高德地图,原CEO成从武卸任

2013年5月,阿里巴巴宣布收购高德28%的股份;9个月后,阿里巴巴收购高德全部股份;随后不久高德向证券所提出退市申请。

在阿里完成对高德的收购之后,高德创始人兼CEO成从武卸任,仅担任“特别顾问”一职,高德CMO金俊也离职加盟了特斯拉中国,负责市场等工作。

4、一号店多次易主,原CEO于刚早已出局

2008年3月,于刚和刘峻岭创办1号店,从2010年平安以8000万元价格拿下一号店80%股权,到2012年沃尔玛对1号店增加投资,持股提高至约51%,成最大股东,到今天并入刘强东麾下,一号店多次易主,而原CEO于刚早已出局。

2015年07月14日晚,1号店董事长于刚与CEO刘峻岭发布内部邮件,向1号店员工宣布,决定离开1号店去追求新的梦想,至此,于刚正式离开了自己创办的1号店。

5、美团大众点评合并,原大众点评CEO张涛挥泪出局

2015年10月8日,大众点评网与美团网联合发布声明,宣布达成战略合作,双方已共同成立一家新公司。

在2015年11月13日美团与大众点评宣布了新人事任命之后,大众点评CEO张涛与公司挥泪告别,张涛抱着其他几位创始人痛哭的画面颇为让人唏嘘。这场名为“致敬老男孩,青春不散场”的活动,实为大众点评核心团队的散伙饭。这家“慢公司”最后曾拟以投资并购、组织结构调整、推出闪惠等一系列方式挽回颓势,但最终没有逃脱被并入对手美团的结局。


6、百度与携程股权置换,原去哪儿网CEO庄成超出局

2015年10月26日,携程与百度达成一项股权置换交易,完成与去哪儿的合并。交易完成后,百度将拥有携程普通股可代表约25%的携程总投票权,携程将拥有约45%的去哪儿总投票权。

合并后,去哪儿继续作为独立的上市公司运营。在去哪儿这边,创始团队已经失去控制权。2016年1月4日晚间,去哪儿发布公告称,庄辰超目前已经正式离开,卸任去哪儿网CEO一职。


陈安之经典学习视频、值得一看!


大家好,我是陈安之老师,原来的微信人数已满,欢迎大家添加我新的个人微信进行互动,交流,学习。

【陈安之】微信

个人使命

以最短的时间帮助最多中国人成功!

 
            


每日限定( 5 )个有问题需要解决的学员,可添加陈安之老师一对一交流互动学习!